本子贩卖机

Find you
Love you
Marry you
And live without shame
[DJ节目]迷恋声音的叔控的DJ节目 第2期

原创

2016年4月23日 11:43

  


  巨大的海报张贴在大厦上,来来往往的人们都不经意要去望上一眼。成年的男性会下意识的回避她的美丽,而女性也因她的美心生嫉妒。入夜,千万盏灯勾勒出整个城市,海报上的模特在惨白的灯的照射下显得诡谲,神秘,诱惑,如同黑暗笼罩下的车水马龙。我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,与千千万万的男女擦肩而过,到我可以剥离虚伪、卸下外壳的安生立命的家。我摸出钥匙打开门。暗淡的光线在屋内闪动,房间内弥漫着烟味。无心地唏嘘一声,径直去拉开窗户,打开灯。电视里放着不知道名字的电影,观看电影的人坐在床上抬头看向我,眼眸迷蒙着水气,新绿一般澄澈。她总是喜欢用这种眼神迎接我下班,再加上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礼节,用她一双修长的腿勾住我的腰以及一个暧昧的贴面礼,我渐渐习惯。

一切都是机缘巧合。三个月前的一个黄昏,西边的天空乌云密布,薄薄的青烟弥漫在视野的尽头,一场大雨在预料之外降临。恰逢下班高峰期,我坐在车里百无聊赖地观察着大雨中的这座城市,路上的行人大多没带伞,奔走着往家里赶的或者悠闲走到屋檐下避雨的,他们脚下都溅起一样的水花。水花多么鲜活美丽,像女孩青涩的裙裾,又让人想起游轮航行在无垠的海洋上卷起的巨浪。我不禁想:人们为什么非要聚集在城市里呢,又为何要苟活于微薄的薪水下呢,如果心胸够宽阔,像流浪者一样如云漂泊又何尝不可?飘摇的思绪被突兀的喇叭声拽回现实,好像整个城市此时都在流动,唯有我止步不前。我轻轻踩下油门,不过前进几米罢了。突然对面店里的橱窗吸引了我,站在最角落的模特在动啊!她伸展的佼好身材,揉了揉颈椎,顺了顺头发,芊芊玉足从高跟鞋里挪动出,一步一步离开了我的视线中。我自然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家店,但好像没有人注意到这违背常理的一幕,展览柜中的其他模特并没有移动,她是特殊的——拥有人类的五官、动感和一切符合活人准则的步调。活了二十多年,还是第一次撞上这种灵异事件,怀疑是工作太劳累出现了幻觉,这时那位模特已经站在商店的门口四下张望,已然不是刚才的装束,肥大的高中生校服罩着她的四体,如果不靠辨认五官,我也不敢确定她就是站在最角落的模特。她伸出手掂量了一下雨的密度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一个包容了几个世纪的温柔的笑,包容着蜂蜜在舌尖停留甜蜜的笑,如果过路的人肯停下看一眼,再冰冷的心也要露出柔软的一处。
但是只有我,好像只有我在万千人群中匆匆一回头。
她义无反顾地置身于磅礴大雨中,在人流中跑动。我慢慢移动着车不让她脱离我的视野,万幸她在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,我看到了她眼角有晶莹的水珠流下,尽管雨水纵横在她脸上,但我还是看清了那泪水,真真切切的泪水,从她倒印着川流不息的光火的瞳中流下,伴着大雨坠入水潭中。原来那时她笑是因为能在久违的大雨中尽情流泪啊。我的职业病犯了,拿出相机对准雨中的少女摁下了快门,那个时候几乎忘记了她是橱窗里的模特。
那是一场我单方面的邂逅。后来我带她出去玩,她会仰头看向天空,我便祈祷着一场大雨,不然她要什么时候才能哭泣?
现在我因为成为她的独家摄影师而得到了丰富的报酬,巨大的海报上是她无可挑剔的面庞,她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模特。我不知道她午夜梦回时是否还记得那些站在橱窗里的时光,除了风以外,再听不到别的,除了光以外 ,再不能要求别的,那样的时光。
她几乎不愿离开我的身边,我总是这么想。有一次夜晚,恰好在潘帕斯游玩,我们躺在广袤的草原上,风吟鸟唱在耳边回荡,漆黑的夜空像巨大的幕布,星星在上面自由作画。她突然说,我好像被你驯化了。我吃惊的看着她,她眨着的明眸不比天上的星黯淡。她继续开口,《小王子》里的狐狸说‘如果你驯化了我,我们将互相需要,你在我眼里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,我也将是你的唯一。我的生活是那样的单调,但你驯化了我,我的生活就会变得像阳光普照一般。’就是如此这般。我摸了摸她的头,把脸贴在她耳边悄声说了句,谁知道呢。
大部分时间我还是和以往一样忙碌,我不回家时她也从不出门,我很多次为她的学业和人际关系感到担忧,但出于独占欲我只跟她提到一次关于她的未来,她只跟我说:
飞行机轨是天空的道路,想要变得更加自由。
她有时候就喜欢说这样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,几乎不像个学生,有一种哲学诗人的态度。这又提醒我她本是商店橱柜中走出的模特。
后来她走了,走的一声不响,只是送了我一个星盤,附上的纸条写着,你并非孤身一人,当你在天涯的某个角落无法入眠时,就看向西方的地平线,希望这星盤能带给你宁静安眠。或许在那时我就已经知道无法挽留一个本不该在我身边的的人,驯化的童话成为往事,她是不是又要回到时间的缝隙中等待下一个迎接她的人来到。
可是我还是锲而不舍地寻找她,有时在下班时路过那橱窗,凝视着玻璃窗前我的影子,搜索着曾经在我身旁的人。可是什么都没有——那天她遗下我,我早化作磷火。
夏至的时候,我和同事吃完饭在街头漫步,正直黄昏,夕阳和乌云搏斗,忽晴忽暗。这样的气象景观很少见,也没有引起我的注意,我的目光完全放在了走在前面的一群人身上,几个女孩并肩走在一起,穿着学生惯有风格的素色短袖和水洗白牛仔裤。其中一个我走到哪里也不会认错——她的背影。我因此停下脚步,好像连心脏停下跳动一样。喝醉酒的同事吵嚷着让我快走,前面的女孩们都回头看向我们,她也看着我。这时夕阳战胜了乌云再现在西边,将她的毛孔照成金色,她逆着光笑着把视线投向我。又是那个让我覆水难收,在劫难逃的笑容。

我想冲上前拉住她的手,再质问她问什么要不道别就走,但我终究还是朝她们露出一个抱歉的笑,关于她要走的理由我已经一清二楚。

她在代替我离开。
城市是无形的囚笼,即使我的足迹踏过了上百个地方,我还是要回到原点。可她不同,她存在于浩荡的历史里,她乌黑的长发是流淌的小溪,透明的肌肤是薄薄的雨幕,她融于尘埃中,不同于任何一颗星屑。她可以完成我不能完成的愿望。
巨大的海报张贴在大厦上,上面的模特不知道换了几个轮回。和同事告别后,我像孤儿一样在路上漫游,霓虹灯穿梭在夜空里,不知道哪家店放着Aimer的星屑维纳斯作为背景音乐,也不知为何我的眼睛里流下了久违的被称作“泪”的东西。
我停驻在一家服装店门口,像无数生存在橱窗里的模特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好长啊 跪( 无论选择男女带入这个"我",都希望能感受到我要传达的东西 里面不知道穿插了多少文艺青年的桥段(笑 文笔什么的喂狗去吧 想象中的小模特大概长无名那样
评论(8)
热度(2)
© 本子贩卖机 | Powered by LOFTER